破神滅帝作文500字15篇

第1篇:破神滅帝1

第一章(下)

這名紫裙少女,論起美貌與氣質來,比先前的任琳,無疑還要更勝上幾分,也難怪在場的眾人都是這般動作。

蓮步微移,名為任香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鑲著黑金絲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嬌嫩的皓腕,然后輕觸著石碑…

微微沉靜,石碑之上,刺眼的光芒再次綻放。

“斗之氣:九段!級別:高級!”

望著石碑之上的字體,場中陷入了一陣寂靜。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輕一輩的第一人,恐怕非香兒小姐莫屬了。”寂靜過后,周圍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滿敬畏…

斗之氣,每位斗者的必經之路,初階斗之氣分一至十段,當體內斗之氣到達十段之時,便能凝聚斗之氣旋,成為一名受人尊重的斗者!

人群中,任琳皺著淺眉盯著石碑前的紫裙少女,臉頰上閃過一抹嫉妒…

望著石碑上的信息,一旁的中年測驗員漠然的臉龐上竟然也是罕見的露出了一絲笑意,對著少女略微恭聲道:“香兒小姐,半年之后,你應該便能凝聚斗氣之旋,如果你成功的話,那么以十四歲年齡成為一名真正的斗者,你是任家百年內的第二人!”

是的,第二人,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環的任深。

“謝謝。”少女微微點了點頭,平淡的小臉并未因為他的夸獎而出現喜悅,安靜的回轉過身,然后在眾人熾熱的注目中,緩緩的行到了人群最后面的那頹廢少年面前…

“任深哥哥。”在經過少年身旁時,少女頓下了腳步,對著蕭炎恭敬的彎了彎腰,美麗的俏臉上,居然露出了讓周圍少女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我現在還有資格讓你怎么叫么?”望著面前這顆已經成長為家族中最璀璨的明珠,任深苦澀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后,極為少數還對自己依舊保持著尊敬的人。

“任深哥哥,以前你曾經與香兒說過,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任香微笑著柔聲道,略微稚嫩的嗓音,卻是暖人心肺。

“呵呵,自在人?我也只會說而已,你看我現在的模樣,象自在人嗎?而且…這世界,本來就不屬于我。”任深自嘲的一笑,意興闌珊的道。

面對著任深的頹廢,任香纖細的眉毛微微皺了皺,認真的道:“任深哥哥,雖然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不過,香兒相信,你會重新站起來,取回屬于你的榮耀與尊嚴…”話到此處,微頓了頓,少女白皙的俏臉,頭一次露出淡淡的緋紅:“當年的任深哥哥,的確很吸引人…”

“呵呵…”面對著少女毫不掩飾的坦率話語,少年尷尬的笑了一聲,可卻未再說什么,人不風流枉少年,可現在的他,實在沒這資格與心情,落寞的回轉過身,對著廣場之外緩緩行去…

站在原地望著少年那恍如與世隔絕的孤獨背影,任香躊躇了一會,然后在身后一干嫉妒的狼嚎聲中,快步追了上去,與少年并肩而行…( 滄州市銳燁鋼管 - 滄州文學 www.ykqbod.tw )

    初三:廖正

--1200字


第2篇:破神滅帝第6章

古匣子之內,一枚通體碧綠,龍眼大小的藥丸,正靜靜的躺臥,而那股誘人的異香,便是從中所發。

在破神大陸,想要成為一名真正的神者,前提便是必須在體內凝聚神之氣旋,而凝聚神之氣旋,卻是有著不小的失敗率,失敗之后,九段神之氣,便將會降回八段,有些運氣不好之人,說不定需要凝聚十多次,方才有可能成功,而如此重復的凝聚,卻讓得人失去了最好的修煉時間段,導致前途大損。

回青木,它的作用,便是能夠讓一位九段神之氣,百分之百的成功凝聚神之氣旋!

這種特效,讓得無數想要盡早成為神者的人,都對其垂涎不已,日思夜想而不可得。

說起回青木,便不得不說制造它的主人:煉木師!

破神大陸,有一種凌駕于神者之上的職業,人們稱他們為,煉木師!

煉木師,顧名思義,他們能夠煉制出種種提升實力的神奇丹藥,任何一名煉木師,都將會被各方勢力不惜代價,竭力拉攏,身份地位顯赫之極!

煉木師能夠擁有這般待遇,自然與它的稀少,實用有關,想要成為一名煉木師,條件苛刻異常。

首先,必須自身屬性屬火,其次,火體之中,還必須夾雜一絲木氣,以作煉藥催化之效!

要知道,破神大陸人體的屬性,取決于他們的靈魂,一條靈魂,永遠都只具備一種屬性,不可能有其他的屬性摻雜,所以,一個軀體,擁有兩種不同強弱的屬性,基本上是不可能。

當然,事無絕對,億萬人中,總會有一些變異的靈魂,而這些擁有變異靈魂之人,便有潛力成為一名煉木師!

不過單單擁有火木屬性的靈魂,卻依然不能稱為一名真正的煉木師,因為煉木師的另外一種必要條件,同樣是不可缺少,那便是:靈魂的感知力!也稱為靈魂塑造力!

煉制丹藥,最重要的三種條件:材料,火種,靈魂感知力!

材料,自然是各種天材地寶,煉木師畢竟不是神,沒有極品的材料,他們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所以,好的材料,非常重要!

火種,也就是煉藥時所需要的火焰,煉制丹藥,不可能用普通火,而必須使用由火屬性神氣催化而出的神氣火焰,當然,世間充斥著天地異能火,一些實力強橫的煉木師,也會取而用之,用這些異能火來煉藥,不僅成功率會高上許多!而且煉出的丹藥,也比普通神氣火焰煉出的丹藥,藥效更濃更強!

由于煉藥是長時間的事,長時間的煉制,極其消耗神氣,因此,每一位杰出的煉木師,其實也都是實力強橫的火焰神者!

最后一種條件,便是靈魂感知力!

在煉藥之時,火候的輕重是重中之中,有時候只要火候稍稍重點,整爐丹藥,都將會化為灰燼,導致前功盡棄,所以,掌控好火候,是煉木師必須學會的,然而想要將火候掌控好,那便必須需要強悍的靈魂感知力,失去了這點,就算你前面兩點做得再好,那也不過是無用之功罷了!

在這種種苛刻的條件之下,有資格成為煉木師的人,當然是鳳毛麟角,而煉木師少了,那些神奇的丹藥,自然也是少之又少,物以稀為貴,也因此,才造就了煉木師那尊貴得甚至有些畸形的身份。

……

大廳之中,聽著三位長老的驚聲,廳內的少年少女們,眼睛猛的瞪大了起來,一雙雙熾熱的目光,死死的盯在莫言手中的玉匣子。

坐在父親身旁的任琳,粉嫩嬌舌輕輕的添了添紅唇,盯著玉匣子的眸子眨也不眨…

“呵呵,這是本宗名譽長老何龍大人親自所煉,想必各位也聽過他老人家的名諱吧?”望著三位長老失態的模樣,莫言心頭忍不住的有些得意,微笑道。

“此藥竟然還是出自藥王何龍之手?”聞言,三位長老聳然動容。

藥王何龍,在提莫帝國中影響力極其龐大,一手煉藥之術,神奇莫測,無數強者想對其巴結逢迎,都是無路可尋。

何龍不僅煉藥術神奇,而且本身實力,早已晉入神王之階,名列提莫帝國十大強者之一。

如此一位人物,從他手中傳出來的回青木,恐怕其價值,將會翻上好幾倍。

三位長老喜笑顏開的望著玉匣子中的回青木,如果家族有了這枚回青木,恐怕就又能創造一名少年神者了。

就在三位長老在心中尋思著如何給自己孫子把丹藥弄到手之時,少年那壓抑著怒氣的淡淡聲音,卻是在大廳中突兀響了起來。

“莫言老先生,你還是把丹藥收回去吧,今日之事,我們或許不會答應!”

大廳噶然一靜,所有目光都是豁然轉移到了角落中那揚起清秀臉龐的任深身上。

“任深,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臉色一沉,一位長老怒喝道。

“任深,退下去吧,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不過這里我們自會做主!”另外一位年齡偏大的老者,也是淡淡的道。

“三位長老,如果今天他們悔婚的對象是你們的兒子或者孫子,你們還會這么說么?”任深緩緩站起身子,嘴角噙著嘲諷,笑問道,三位長老對他的不屑是顯而易見,所以他也不必在他們面前裝慫。

“你…”聞言,三位長老一滯,脾氣暴躁的三長老,更是眼睛一瞪,斗氣緩緩附體。

“三位長老,任深哥哥說得并沒有錯,這事,他是當事人,你們還是不要跟著參合吧。”少女輕靈的嗓音,在廳中淡然的響起。

聽著少女的輕聲,三位長老的氣焰頓時消了下來,無奈的對視了一眼,旋即點了點頭。

望著萎靡的三位長老,任深回轉過頭,深深的凝視了一眼笑吟吟的任香,你這妮子,究竟是什么身份?怎么讓得三位長老如此忌憚…

壓下心中的疑問,任深大步行上,先是對著任軒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后轉過身面對著李玉,深吐了一口氣,平靜的出言問道:“李小姐,我想請問一下,今日悔婚之事,李老爺子,可曾答應?”

先前瞧得任深忽然出身阻攔,李玉心頭便是略微有些不快,現在聽得他的詢問,秀眉更是微微一皺,這人,初時看來倒也不錯,怎么卻也是個死纏爛打的討厭人,難道他不知道兩人間的差距嗎?

心中責備任深的她,卻是未曾想過,她這當眾的悔婚之舉,讓得任深以及他的父親,陷入了何種尷尬與憤怒的處境。

站起身來,凝視著身前這本該成為自己丈夫的少年,李玉語氣平淡嬌柔:“爺爺不曾答應,不過這是我的事,與他也沒關系。”

“既然老爺子未曾開口,那么還望包涵,我父親也不會答應你這要求,當初的婚事,是兩家老爺子親自開口,現在他們沒有開口解除,那么這婚事,便沒人敢解,否則,那便是褻瀆死去的長輩!我想,我們族中,應該沒人會干出這種忤逆的事吧?”任深微微偏過頭,冷笑著盯著三位長老。( 滄州市銳燁鋼管 - 滄州文學 www.ykqbod.tw )

被任深這么大頂帽子壓過來,三位長老頓時不吭氣了,在森嚴的家族真,這種罪名,可是足以讓得他們失去長老的位置。

“你…”被任深一陣搶白,李玉一怔,卻是尋不出反駁之語,當下氣得小臉有些鐵青,重重的跺了跺腳,吸了一口氣,常年被慣出來的大小姐脾氣也是激了出來,有些厭惡的盯著面前的少年,心中煩躁的她,更是直接把話挑明:“你究竟想怎樣才肯解除婚約?嫌賠償少?好,我可以讓老師再給你三枚聚氣散,另外,如果你愿意,我還可以讓你進入云嵐宗修習高深斗氣功法,這樣,夠了嗎?”

聽著少女嘴中一句句蹦出來的誘人條件,三位長老頓時感覺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了,大廳中的少年們,更是咕嚕的咽了一口唾沫,進入云破帝宗修習?天吶,那可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啊…

在說完這些條件之后,李玉微揚著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驕傲的等待著任深的回答,在她的認知中,這種條件,足以讓任何少年瘋狂…

    初三:廖正

--2000字


第3篇:破神滅帝2

第2章

月如銀盤,漫天繁星。

山崖之顛,任深斜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動,任由那淡淡的苦澀在嘴中彌漫開來…

舉起有些白皙的手掌,擋在眼前,目光透過手指縫隙,遙望著天空上那輪巨大的銀月。

“唉…”想起下午的測試,任深輕嘆了一口氣,懶懶的抽回手掌,雙手枕著腦袋,眼神有些恍惚…

“十五年了呢…”低低的自喃聲,忽然毫無邊際的從少年嘴中輕吐了出來。

在任深的心中,有一個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或者說,任深的靈魂,并不屬于這個世界,他一個名叫海王星的蔚藍星球,至于為什么會來到這里,這種離奇經過,他也無法解釋,不過在生活了一段時間之后,他還是后知后覺的明白了過來:他穿越了!

隨著年齡的增長,對這塊大陸,任深也是有了些模糊的了解…

大陸名為破神大陸,大陸上并沒有小說中常見的各系魔法,而神之氣,才是大陸的唯一主調!

在這片大陸上,神之氣的修煉,幾乎已經在無數代人的努力之下,發展到了巔峰地步,而且由于斗氣的不斷繁衍,最后甚至擴散到了民間之中,這也導致,神之氣,與人類的日常生活,變得息息相關,如此,神之氣在大陸中的重要性,更是變得無可替代!

因為神之氣的極端繁衍,同時也導致從這條主線中分化出了無數條神之氣修煉之法,所謂手有長短,分化出來的神之氣修煉之法,自然也是有強有弱。

經過歸納統計,破神大陸將神氣功法的等級,由高到低分為四階十二級:金、木、水、火!

而每一階,又分大,平,小三級!

修煉的神氣功法等級的高低,也是決定日后成就高低的關鍵,比如修煉水階中級功法的人,自然要比修煉火階高級功法的同等級的人要強上幾分。

破神大陸,分辯強弱,取決于三種條件。

首先,最重要的,當然是自身的實力,如果本身實力只有一星神者級別,那就算你修煉的是金階高級的稀世功法,那也難以戰勝一名修煉火階功法的神師。

其次,便是功法!同等級的強者,如果你的功法等級較之對方要高級許多,那么在比試之時,種種優勢,一觸既知。

最后一種,名叫神技!

顧名思義,這是一種發揮神之氣的特殊技能,神技在大陸之上,也有著等級之分,總的說來,同樣也是分為金木水火四級。

破神大陸神技數不勝數,不過一般流傳出來的大眾神技,大多都只是火級左右,想要獲得更高深的神技,便必須加入宗派,或者大陸上的神氣學院。

當然,一些依靠奇遇所得到前人遺留而下的功法,或者有著自己相配套的神技,這種由功法衍變而出的神技,互相配合起來,威力要更強上一些。

依靠這三種條件,方才能判出究竟孰強孰弱,總的說來,如果能夠擁有等級偏高的神氣功法,日后的好處,不言而喻…

不過高級神氣修煉功法常人很難得到,流傳在普通階層的功法,頂多只是火階功法,一些比較強大的家族或者中小宗派,應該有水階的修煉之法,比如任深所在的家族,最為頂層的功法,便是只有族長才有資格修煉的:破滅蠅勾,這是一種火屬性,并且是水階中級的神氣功法。

水階之上,便是木階了,不過這種高深功法,或許便只有那些超然勢力與大帝國,方才可能擁有…

至于金階…已經幾百年未曾出現了。

從理論上來說,常人想要獲得高級功法,基本上是難如登天,然而事無絕對,破神大陸地域遼闊,萬族林立,大陸之北,有號稱力大無窮,可與獸魂合體的蠻族,大陸之南,也有各種智商奇高的高級魔獸家族,更有那以詭異陰狠而著名的黑暗種族等等…

由于地域的遼闊,也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無名隱士,在生命走到盡頭之后,性子孤僻的他們,或許會將平生所創功法隱于某處,等待有緣人取之,在破神大陸上,流傳一句話:如果某日,你摔落懸崖,掉落山洞,不要驚慌,往前走兩步,或許,你,將成為強者!

此話,并不屬假,大陸近千年歷史中,并不泛這種依靠奇遇而成為強者的故事。

這個故事所造成的后果,便是造就了大批每天等在懸崖邊,準備跳崖得絕世功法的懷夢之人,當然了,這些人大多都是以斷胳膊斷腿歸來…

總之,這是一片充滿奇跡,以及創造奇跡的大陸!

當然,想要修煉神氣秘籍,至少需要成為一名真正的神者之后,方才夠資格,而現在的任深隔那段距離,似乎還很是遙遠…

“呸。”吐出嘴中的草根,任深忽然跳起身來,臉龐猙獰,對著夜空失態的咆哮道:“我草你奶奶的,把勞資穿過來當廢物玩嗎?草!”

在前世,任深只是庸碌眾生中極其平凡的一員,金錢,美人,這些東西與他根本就是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叉點,然而,當來到這片破神大陸之后,任深卻是驚喜的發現,因為兩世的經驗,他的靈魂,竟然比常人要強上許多!

要知道,在破神大陸,靈魂是天生的,或許它能隨著年齡的增長而稍稍變強,可卻從沒有什么功法能夠單獨修煉靈魂,就算是金階功法,也不可能!這是破神大陸的常識。

靈魂的強化,也造就出任深的修煉天賦,同樣,也造就了他的天才之名。

當一個平凡庸碌之人,在知道他有成為無數人矚目的本錢之后,若是沒有足夠的定力,很難能夠把握本心,很顯然的,前世僅僅是普通人的任深,并沒有這種超人般的定力,所以,在他開始修煉神之氣后,他選擇了成為受人矚目的天才之路,而并非是在安靜中逐漸成長!

若是沒有意外發生的話,任深或許還真能夠頂著天才的名頭越長越大,不過,很可惜,在13歲那年,天才之名,逐漸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剝奪而去,而天才,也是在一夜間,淪落成了路人口中嘲笑的廢物!

……

在咆哮了幾嗓子之后,任深的情緒也是緩緩的平息了下來,臉龐再次回復了平日的落寞,事與至此,不管他如何暴怒,也是挽不回辛苦修煉而來的神之氣旋。

苦澀的搖了搖頭,任深心中其實有些委屈,畢竟他對自己身體究竟發生了什么事,也是一概不知,平日檢查,卻沒有發現絲毫不對勁的地方,靈魂,隨著年齡的增加,也是越來越強大,而且吸收神之氣的速度,比幾年前最巔峰的狀態還要強盛上幾分,這種種條件,都說明自己的天賦從不曾減弱,可那些進入體內的斗之氣,卻都是無一例外的消失得干干凈凈,詭異的情形,讓得任深黯然神傷…

黯然的嘆了口氣,任深抬起手掌,手指上有一顆黑色戒指,戒指很是古樸,不知是何材料所鑄,其上還繪有些模糊的紋路,這是母親臨死前送給他的唯一禮物,從3歲開始,他已經佩戴了十年,母親的遺物,讓得蕭炎對它也是有著一份眷戀,手指輕輕的撫摸著戒指,任深苦笑道:“這幾年,還真是辜負母親的期望了…”

深深的吐了一口氣,任深忽然回轉過頭,對著漆黑的樹林溫暖的笑道:“父親,您來了?”

雖然神之氣只有4段,不過任深的靈魂感知,卻是比一名1星神者都要敏銳許多,在先前說起母親的時候,他便察覺到了樹林中的一絲動靜。

“呵呵,深兒,這么晚了,怎么還待在這上面呢?”樹林中,在靜了片刻后,傳出男子的關切笑聲。

樹枝一陣搖擺,一位中年人躍了出來,臉龐上帶著笑意,凝視著自己那站在月光下的兒子。

中年人身著華貴的灰色衣衫,龍行虎步間頗有幾分威嚴,臉上一對粗眉更是為其添了幾分豪氣,他便是任家現任大長老,同時也是任深的父親,4星大斗師,任軒!

“父親,您不也還沒休息么?”望著中年男子,任深臉龐上的笑容更濃了一分,雖然自己有著前世的記憶,不過自出生以來,面前這位父親便是對自己百般寵愛,在自己落魄之后,寵愛不減反增,如此行徑,卻是讓得任深甘心叫他一聲父親。

“深兒,還在想下午測驗的事呢?”大步上前,任軒笑道。

“呵呵,有什么好想的,意料之中而已。”任深少年老成的搖了搖頭,笑容卻是有些勉強。

“唉…”望著任深那依舊有些稚嫩的清秀臉龐,任軒嘆了一口氣,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深兒,你13歲了吧?”

“嗯,父親。”

“再有一年,似乎…就該進行成年儀式了…”任軒苦笑道。

“是的,父親,還有一年!”手掌微微一緊,任深平靜的回道,成年儀式代表什么,他自然非常清楚,只要度過了成年儀式,那么沒有修煉潛力的他,便將會被取消進入斗氣閣尋找神氣功法的資格,從而被分配到家族的各處產業之中,為家族打理一些普通事物,這是家族的族規,就算他的父親是大長老,那也不可能改變!

畢竟,若是在18歲之前沒有成為一名神者,那將不會被家族所認可!

“對不起了,深兒,如果在一年后你的斗之氣達不到8段,那么父親也只得忍痛把你分配到家族的產業中去,畢竟,這個家族,還并不是父親一人說了算,那幾個老家伙,可隨時等著父親犯錯呢…”望著平靜的任深,任軒有些歉疚的嘆道。

“父親,我會努力的,一年后,我一定會到達8段斗之氣的!”任深微笑著安慰道。

“一年,四段?呵呵,如果是以前,或許還有可能吧,不過現在…基本沒半點機會…”雖然口中在安慰著父親,不過任深心中卻是自嘲的苦笑了起來。

同樣非常清楚蕭炎底細的任軒,也只得嘆息著應了一聲,他知道一年修煉四段斗之氣有多困難,輕拍了拍他的腦袋,忽然笑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家族中有貴客,你可別失了禮。”

“貴客?誰啊?”任深好奇的問道。

“明天就知道了。”對著任深擠了擠眼睛,任軒大笑而去,留下無奈的任深。

“放心吧,父親,我會盡力的!”撫摸著手指上的古樸戒指,任深抬頭喃喃道。

在任深抬頭的那一剎,手指中的黑色古戒,卻是忽然亮起了一抹極其微弱的詭異毫光,毫光眨眼便逝,沒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覺…

    初三:廖正

--3000字


第4篇:破神滅帝第7章

與李玉所期待的有些不同,在她話出之后,面前的少年,身體猛的劇烈顫抖了起來,緩緩的抬起頭來,那張清秀的稚嫩小臉,現在卻是猙獰得有些可怖…

雖然三年中一直遭受著嘲諷,不過在任深的心中,卻是有著屬于他的底線,李玉這番高高在上,猶如施舍般的舉動,正好狠狠的踏在任深隱藏在心中那僅剩的尊嚴之上。

“啊…”被少年猙獰模樣嚇了一跳,少女急忙后退一步,一旁的那位英俊青年,豁然的拔出長劍,目光陰冷的直指李玉。

“我…真的很想把你宰了!”牙齒在顫抖間,泄露出殺意凜然的字句,任深拳頭緊握,漆黑的眼睛燃燒著暴怒的火焰。

“深兒,不可無理!”首位之上,任軒也是被任深的舉動嚇了一跳,連忙喝道,現在的任家,可得罪不起云破帝宗啊。

拳頭狠狠的握攏起來,任深微微垂首,片刻之后,又輕輕的抬了起來,只不過,先前的那股猙獰恐怖,卻是已經化為了平靜…

三年中,雖然受盡了歧視與嘲諷,不過卻也因此,鍛造出了任深那遠超常人的隱忍。

面前的李玉,是云破帝宗的寵兒,如果自己現在真對她做了什么事,恐怕會給父親帶來數不盡的麻煩,所以,他只得忍!

望著面前幾乎是驟然間收斂了內心情緒的少年,莫言以及李玉心中忽然的有些感到發寒…

“這小子,日后若一直是廢物,倒也罷了,如果真讓他擁有了力量,絕對是個危險人物…”莫言在心中,凝重的暗暗道。

“任深,雖然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舉動讓你如此憤怒,不過,你…還是解除婚約吧!”輕輕的吐了一口氣,李玉從先前的驚嚇中平復下了心情,小臉微沉的道。

“請記住,此次我前來任家,是我的老師,云破帝宗宗主,親自首肯的!”抿著小嘴,李玉微偏著頭,有些無奈的道:“你可以把這當做是脅迫,不過,你也應該清楚,現實就是這樣,沒有什么事是絕對的公平,雖然并不想表達什么,可你也清楚你與我之間的差距,我們…”

“基本沒什么希望…”

聽著少女宛如神靈般的審判,任深嘴角溢出一抹冷笑:“李小姐…你應該知道,在破神大陸,女方悔婚會讓對方有多難堪,呵呵,我臉皮厚,倒是沒什么,可我的父親!他是一族之長,今日若是真答應了你的要求,他日后在如何掌管任家?還如何在提可城立足?”

望著臉龐充斥著暴怒的少年,李玉眉頭輕皺,眼角瞟了瞟首位上那忽然間似乎衰老了許多的任軒,心頭也是略微有些歉然,輕咬了咬櫻唇,沉吟了片刻,靈動的眼珠微微轉了轉,忽然輕聲道:“今日的事,的確是李玉有些莽撞了,今天,我可以暫時收回解除婚約的要求,不過,我需要你答應我一個約定!”

“什么約定?”任深皺眉問道。

“今日的要求,我可以延遲三年,三年之后,你來云破帝宗向我挑戰,如果輸了,我便當眾將婚約解除,而到那時候,想必你也進行了家族的成年儀式,所以,就算是輸了,也不會讓任叔叔臉面太過難堪,你可敢接?”李玉淡淡的道。

“呵呵,到時候若是輸了,的確不會再如何損耗父親的名聲,可我,或許這輩子都得背負恥辱的失敗之名了吧,這女人…還真狠吶!”心頭悲憤一笑,任深的面龐,滿是譏諷。

“李小姐,你又不是不清楚深兒的狀況,你讓他拿什么和你挑戰?如此這般侮辱與他,有意思么?”任軒一巴掌拍在桌面之上,怒然而起。

“任叔叔,悔婚這種事,總需要有人去承擔責任,若不是為了保全您的面子,李玉此刻便會強行解婚!然后公布于眾!”幾次受阻,李玉也是有些不耐,轉過頭對著沉默的任深冷喝道:“你既然不愿讓任叔叔顏面受損,那么便接下約定!三年之后與現在,你究竟選擇前者還是后者?”

“李玉,你不用做出如此強勢的姿態,你想退婚,無非便是認為我任深一屆廢物配不上你這天之驕女,說句刻薄的,你除了你的美貌之外,其他的本少爺根本瞧不上半點!云破帝宗的確很強,可我還年輕,我還有的是時間,我十二歲便已經成為一名神者,而你,納蘭嫣然,你十二歲的時候,是幾段神之氣?沒錯,現在的我的確是廢物,可我既然能夠在三年前創造奇跡,那么日后的歲月里,你憑什么認為我不能再次翻身?”面對著少女咄咄逼人的態勢,沉默的任深終于猶如火山般的爆發了起來,小臉冷肅,一腔話語,將大廳之中的所有人都是震得發愣,誰能想到,平日那沉默寡言的少年,竟然如此利害。

李玉蠕動著小嘴,雖然被任深對她的評價氣得俏臉鐵青,不過卻是無法申辯,任深所說的確是事實,不管他現在再如何廢物,當初十二歲成為一名神者,卻是真真切切,而當時的李玉,方才不過八段神之氣而已…

“李小姐,看在李老爺子的面上,任深奉勸你幾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任深錚錚冷語,讓得李玉嬌軀輕顫了顫。

“好,好一句莫欺少年窮!我任軒的兒子,就是不凡!”首位之上,任軒雙目一亮,雙掌重砸在桌面之上,濺起茶水灑落。

咬牙切齒的盯著面前冷笑的少年,李玉常年被人嬌慣,哪曾被同齡人如此教訓,當下氣得腦袋發昏,略帶著稚氣的聲音也是有些尖銳:“你憑什么教訓我?就算你以前的天賦無人能及,可現在的你,就是一個廢物!好,我李玉就等著你再次超越我的那天,今天解除婚約之事,我可以不再提,不過三年之后,我在云破帝宗等你,有本事,你就讓我看看你能翻身到何種地步!如果到時候你能打敗我,我李玉今生為奴為婢,全都你說了算!”

“當然,三年后如果你依舊是這般廢物,那紙解除婚約的契約,你也給我乖乖的交出來!”

望著小臉鐵青的少女,任深笑著嘲諷出了聲:“不用三年之后,我對你,實在是提不起半點興趣!”說完,也不理會那俏臉冰寒的李玉,豁然轉身,快步行到桌前,奮筆疾書!

墨落,筆停!

任深右手驟然抽出桌上的短劍,鋒利的劍刃,在左手掌之上,猛然劃出一道血口…

沾染鮮血的手掌,在白紙之上,留下刺眼的血印!

輕輕拈起這份契約,任深發出一聲冷笑,在路過納蘭嫣然面前之時,手掌將之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之上。

“不要以為我任深多在乎你這什么天才老婆,這張契約,不是解除婚約的契約,而是本少爺把你逐出任家的休證!從此以后,你,李玉,與我任家,再無半點瓜葛!”

“你…你敢休我?”望著桌上的血手契約,李玉美麗的大眼睛瞪得老大,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以她的美貌,天賦以及背景,竟然會被一個小家族中的廢物,給直接休了?這種突如其來的變況,讓得她覺得太不真實了。

冷冷的望著了李玉錯愕的模樣,任深忽然的轉過身,對著任軒曲腿跪下,重重的磕了一頭,緊咬著嘴唇,卻是倔強的不言不語…

雖然在家族之中,名義上是他把李玉逐出了家族,可這事傳出去之后,別人可不會這么認為,不清楚狀況的他們,只會認為,是李玉以強橫的背景,強行讓得任家退婚,畢竟,以了李玉的天賦,美貌,以及背景,配任家一廢柴少爺,那是絕對的綽綽有余,沒有人會認為,任深會有魄力休掉一位未來云破帝宗的掌舵人…而如此,作為任深的父親,任軒定然會受到無數譏諷…

望著跪伏的任深,明白他心中極為歉疚的任軒淡然一笑,笑吟吟的道:“我相信我兒子不會是一輩子的廢物,區區流言蜚語,日后在現實面前,自會不攻而破。”

“父親,三年之后,深兒會去云破帝宗,為您親自洗刷今日之辱!”眼角有些濕潤,任深重重的磕了一頭,然后徑直起身,毫不猶豫的對著大廳之外行去。

在路過李玉之時,任深腳步一頓,清淡的稚嫩話語,冰冷吐出。

“三年之后,我會找你!”

少年的背影在陽光的照耀下,被拉扯得極長,看上去,孤獨而落寞。

李玉小嘴微張,有些茫然的盯著那道逐漸消失的背影,手中的那紙契約,忽然的變得重如千斤…

“三位,既然你們的目的已經達到,那便請回吧。”望著離開的少年,任軒臉龐淡漠,掩藏在衣袖中的拳頭,卻是捏得手指泛白。

“任叔叔,今日之事,李玉向您道歉了,日后若是有空,請到李家做客!”恭身對著臉色漠然的任軒行了一禮,李玉也不想多留,起身對著大廳之外行去,后面,莫言與那名英俊的青年急忙跟上。

“回青木也帶走!”手掌一揮,桌上的玉匣子,便是被任軒冷冷的甩飛了出去。

莫言手掌向后一探,穩穩的抓住匣子,苦笑了一聲,將之收進了戒指內。

“李家的小姐,希望你日后不會為今日的大小姐舉動而感到后悔,再有,不要以為有云破帝宗撐腰便可橫行無忌,破神大陸很大很大,比風鈴強橫的人,也并不少…”在李玉三人即將出門的霎那,少女輕靈的嗓音,帶著淡淡的冷漠,忽然的響了起來。

三人腳步猛的一頓,微變的目光,投向了角落中,那輕輕翻動著書籍的紫裙少女身上。

陽光從門窗縫隙中投射而進,剛好將少女包裹其中,遠遠看去,宛如在俗世中盛開的紫色蓮花,清凈優美,不惹塵埃…

似是察覺到三人的目光射來,少女從古樸的書頁中抬起了精美的小臉,那雙宛如秋水的美眸,忽然的涌出一裊細小的金色火焰…

望著少女眸中的細小金色火焰,莫言身體猛的一顫,驚恐的神色頃刻間覆蓋了那蒼老的面孔,干枯的手掌倉皇的抓著正疑惑的李玉以及那名青年,然后逃命般的竄出了大廳之中…

瞧著莫言的舉動,大廳內的除了少數幾人之外,其他的都不由得滿臉錯愕…

    初三:廖正

--3000字


第5篇:破神滅帝

第一章(上)

“神之氣。3段。”

望著測驗魔石碑上面閃亮的甚至有些刺眼的5個大字,少年面無表情,唇角有一抹自嘲,緊握的手掌,因為大力,而導致略微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刺進了掌心之中,帶來一陣陣鉆心的疼痛。

“任深,神之力,3段!級別:低級!”測驗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顯示出來的信息,語氣漠然的將之公布了出來。中年男子的話剛剛脫口,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頭洶涌的廣場上帶起了一陣嘲諷的騷動。

“3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這個“天才”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

“哎!這廢物真是把家族的臉丟光了。”

“要不是大長老是他的父親,這種廢物,早就被驅趕出家族,任其自生自滅了,哪還有機會呆在家族中白吃白喝。”“哎!昔年那名聞提可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么落魄成這般模樣了啊?”“誰知道呢,或許做了什么虧心事,惹得神靈降怒了吧!”

周圍傳來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輕嘆,落在那如木樁呆在原地的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臟一般,讓的少年呼吸微微急促,少年緩緩的抬起頭來,露出一張有些清秀的稚嫩臉龐,漆黑的雙眼木然的在周圍那些嘲諷的同齡人身上掃過,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變得更加苦澀了。

“這些人,都如此的刻薄勢力嗎?或許是因為2年前他們曾經在自己面前露出過最謙卑的笑容,所以,如今想要討回去吧,”苦澀的一笑,任深落寞的轉身,安靜的回到了隊伍的最后一排,孤單的身影,與周圍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下一個,任琳!”

聽著測驗人的喊聲,一名少女快速的從人群中跑出,少女剛剛出場,附近的議論聲便是小了許多,一雙雙略微火熱的目光,牢牢的鎖定在少女的臉頰,少女的年齡不過12歲左右,雖然并不算上絕色,卻是蘊含著淡淡的嫵媚,清純與嫵媚。矛盾的結合,讓的她成功的成為了全場矚目的焦點。少女快不上前,小手輕車熟路的觸摸著漆黑的魔石碑,然后緩緩閉上眼睛。在少女閉眼片刻之后,漆黑的魔石碑上再次亮起了光芒。“神之氣。6段!”

“任琳,神之氣,7段!級別:高級!”

    初三:廖正

--800字


第6篇:滅蟲記

夏天到了,此時正是蟲子的繁殖期,這不,我們家就來了許多“不速之客”,搞得我心煩意亂。

于是我就絞盡腦汁想出幾個法子滅蟲。方法一:蒼蠅拍。可是我用它拍了好久一點兒收獲也沒。因為這種蟲子個頭小,只有芝麻般大小,它們會從孔隙中鉆出去;再加之也許我的技術不行,剛靠近時便被機警的蟲子發覺了。

方法二:用扇子驅趕。我把窗戶打開,用扇子把蟲子往外趕,可它們就是不領情,偏偏一個勁兒住屋子里竄,真惱人。看來,這蟲子也挺能斗的,它們的逃生本領已經在這樣的生存環境中磨練出來了。

可我想: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蟲子的思想遠不如人,也許它有它自己都不了解的弱點,對了蟲子愛吃東西,我何不利用這一點呢?不知靈不靈,我精心策劃了一切:先在房間里放一小塊面包,把蟲子往里引,自己馬上逃出來,關上門。知道為什么嗎?因為我在房里點了電蚊香,還噴了殺蟲劑。心中暗自得意:這下蟲子必死無疑了吧!哈哈!可我沒想到,我忘了一點:這些蟲子實在小得可憐,既然只有芝麻般大小,那門的縫隙、窗子的縫隙便成了它們逃命的地方。哦,我的計劃再次已失敗告終。

看來,要做好一件事情并沒有這么簡單。我從這件事中明白,要成功不光要知己知彼,還要心思縝密,讓整個計劃沒有任何問題和破綻。

--500字


第7篇:滅蚊記

在一個月光朦朧的晚上,在我家發生了一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

那天晚上,我坐在躺椅上無憂無怨的看電視,突然聽見耳邊有一陣“嗡嗡嗡”的聲音,據我分析,發出這種聲音的兇手只有一個,那就是——蚊子,而且還不只一只。于是我家便發生了一場“惡戰”。

我拿起“奪命追魂拍”(也有人稱之為蒼蠅拍)向蚊子拍去,一掌下去蚊子不是五馬分尸就是一命嗚呼。什么!這蚊子竟在我沒下手之前先下手了,可惡!哼,敢得罪我!小蚊子,你的末日來了。我拿來一“槍手牌”滅蚊劑,向著蚊子噴去。沒想到蚊子不知道什么時候跑到我身后來了,真狡猾!

我一看見勢不妙立刻叫來我媽,只見我媽拿來誘蚊燈,關上大燈,開啟誘蚊燈。我媽去樓上看電視去了,我則在一邊察言觀色。蚊子抵擋不住誘蚊燈的誘惑我喊著“快呀!再快點!”蚊子似乎發現了我,竟向我撲來。那速度,就像五百年都沒吃過飯似的。用它最熱情的問候,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紅包。蚊子,你看著,我一定會回來的!

我抄起倆蚊煙,放在客廳,點燃說:“哈哈哈,小蚊子,你還有什么遺言嗎?有就說,不說可就沒機會說了,哈哈哈。”

十分鐘過去了,我走進客廳,隨處可見蚊子的尸體。哼!和我斗,再等五百年吧!

咦怎么還有蚊子。原來門沒關,我暈。

    六年級:湯杰

--500字


第8篇:上帝

曾經聽到一位老師語重心長地對學生說:“上帝時時刻刻都會有敗筆。問題在于你在面對它時是高昂著頭顱還是垂頭喪氣。如果你高高地抬起頭,以快樂的心情面對,那么不吉就會變成大吉,你也會逢兇化吉。”

簡·愛拋棄了自卑,選擇了快樂,贏得了理想的愛情;喀秋莎拋棄了怨恨,選擇了快樂,最終過著幸福的生活。每個人都希望隱痛的心能得到快樂,受傷的頭顱都能高高昂起。檢點我們與生俱來的人生行囊,或多或少都會有上帝的敗筆:或容顏黯淡,或智力平庸,或出身貧寒……這不是你的錯。如果你沒有高昂頭顱,那么你又錯在哪兒呢?你錯就錯在一味沮喪與逃避,而不是微笑著面對困難,你“認輸了”。

當代偉大的科學家史蒂芬·霍金,雖然身患重疾,只有兩個手指可以動,連話都不能說,但人們看到的卻是他燦爛溫暖的笑臉。霍金了解自己的疾病,但他卻從不埋怨上帝為何與他開了這么大的一個玩笑,他深信自己能戰勝一切。身體有痼疾,他的思想卻沒有被禁錮。他努力地投入工作,依靠自己的才智與毅力,終于開創了屬于自己的宇宙空間論。再看看他,仍舊是平和開心地笑著。霍金就這樣快樂著與人思想的溝通,快樂著自己的努力奮斗,快樂著身邊的一切美好,他沒有認輸。

--500字


第9篇:破神滅帝

第一章(中)

“耶!”聽著測驗員所喊出的成績,少女臉頰揚起了得意的笑容,“呵呵,6段神之氣,真了不起,按著進度,恐怕頂多只需要3年時間,她就能成為一名真正的神者了吧!”

“不愧是家族中種子級別的人物啊!”聽著人群中傳來一陣陣羨慕聲,少女臉頰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幾分,虛榮心,這是很多女孩都無法抗拒的誘惑。與平日里的幾個姐妹互相笑談著,任琳的視線,忽然的透過周圍的人群,停在了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單身影上。皺眉思慮了瞬間,任琳還是打消了過去的念頭,現在的兩人,已經不在同一個階層之上,以任深最近幾年的表現,成年后,頂多只能作為家族中的下層人員,而天賦優秀的她,則將會成為家族重點培育的強者,前途可以說是不可限量,“哎!”莫名的輕嘆了一口氣,任琳腦中忽然浮現出3年前那意氣風發的少年,4歲練氣,10歲擁有9段神之氣,11歲突破10段神之氣,成功凝聚神之氣旋,一躍成為家族百年之內最年輕的神者,當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潛力無限估亮,不知讓的多少少女對其春心蕩漾,當然,這也包括以前的任琳,然而天才的道路,貌似總是曲折的,3年之前,這名聲望達到巔峰的天才少年,卻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來最殘酷的打擊,不僅修煉苦苦十數載方才凝聚的神之氣旋,一夜之間,化為烏有。

也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變得詭異的越來越少,神之氣消失的直接結果,便是導致其實力不斷的后退,從天才的神壇,一夜跌落到了連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這種打擊,讓的少年從此失魂落魄,也是逐漸的被不屑與嘲諷所替代,站的越高,摔得越狠,或許就再也沒有爬起的機會。“下一個,任香!”喧鬧的人群中,測試員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隨著這有些清雅的名字響起,所有的視線,豁然轉移,在眾人匯聚視線之處,一位身著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靜的稚嫩俏臉,并未因為眾人的注目而改變分毫。少女清冷淡雅的氣質,猶如青蓮初綻。小小年紀,卻以初具脫俗氣質。難以想象,日后若是長大。少女將會如何的傾國傾城。

    初三:廖正

--800字


第10篇:破滅

總不知世事怎么樣的滄桑,總妄想像唯特一樣去闖,總認為鮮血灑在摯愛的土地上是無比神圣,可現實的匕首毫不猶豫的插進了熱忱的胸膛,伴著冰冷的低音,擊碎那曾澎湃過的水晶。它說:“碎了,是為了能現出更多的自己。”

那時,頹廢的青春從歲月的傷口流出,我孑然地,努力包扎著,讓這傷口長出希望的芽。卻又一再發炎,我仿佛已厭倦,那總無終點的徒勞。直到,痛苦的根深扎心底,黑暗的影籠罩大地。光明,奢侈的出現在腳下。它是如此瘦小,禁不起一句詰問,顫抖地吸吮這飛花似的光。這,又能怎樣呢?

該碎的還是得碎,不留喘息的余地。

執著過滿是希冀的夢,天真的以為理想的道途即使荊棘滿地,草莽叢生,也會毫無猶豫的走下去,彷徨,那不會是我。不知不覺,流了多少無助的淚,傷了多少幼稚的心,世事的無常打碎了昨日荒唐的念頭,身上流著血的傷口提醒我,痛苦,是不能忘的,恥辱,更是難以抹卻的。

那一年,那個季節,那冰冷的秋,那不絕的嘲諷,那墻角的獨泣,那迷惘的眼神,那消逝的夢,那漸行漸遠的人,那昏暗悠長的小道,那眼看著就凋落的梧桐,那悠然盤旋的烏鴉,那死寂的夜,那枯硬的床沿,那轉眼凋零的繁華,那紙醉金迷的喧騰,那一張張泛黃的照片,那一頁頁瘦弱的筆跡,那一聲聲無助的呼喊。

左手邊,只有一個虛無的靈魂。守著右手邊的軀殼。

“咳、咳。”老人在船上望著這張破舊的網和海里的鯊魚。魚槍,毫不猶豫地擲了出去。

翠青的三岔口,一支殘舊的路牌,一縷落墨的斜陽。

未來的路,很長,卻,不要驚慌。即使靈魂已寂入幽溟,至少還有殘留的軀殼,伴著我在路途。

夜好黑,我好冷!

--650字


第11篇:帝國的隕滅

遙遠的星際之巔,存在著一個偉大的帝國。

他的名字,叫做炎黃。

……

他的子民,叫做夢想。

……

他的別名,叫做天堂。

……

現在,就讓我們,來譜寫—新的篇章……

當這個蒼茫的宇宙,始歸混沌,這個民族,便擁有了開天辟地的力量!

他們的信仰,是執著的篇章!

自盤古開天,到女媧造人,后羿射日,精衛填海……

太古之初,他們便崛起在世界的東方!

直至逐鹿之戰!

上古之始,也撰寫著靈魂的芬芳……

無論這個民族,將面臨如何恐怖的憔傷。

在末日之日即將來臨,他機會爆出毀滅般的力量!

無論是誰,也不可侵犯!

這是巨龍的咆哮,這是惡魔的翅膀!

犯我華夏,我必誅之!

那一抹天空中的淡黃,更像是地獄的閃光。

但是現在,龐大地帝國……

已經隕滅,殘留著的,不過是失去靈魂的大衛。

永遠,也逃不出,冥王的權杖。

因為,他們的信仰,已經磨滅!

而他,也必將……隕滅。

這就是時空之神的法則!

精神一滅,就是死亡!

我們需要呼喚,拯救帝國的迷惘!

他就是……憤怒的力量!

陜西省渭南市大荔縣大荔中學高三:張云浩

--550字


第12篇:破滅的回憶

我愛泡泡

愛泡泡的透明,它的純潔無瑕的展現在我們的眼前,沒有秘密,沒有隱私,有的只是那份純潔,每當看到泡泡努力向上飛時,我的夢想也在起飛,但泡泡也有破滅的一天,但就算這樣,泡泡也有一份回憶,一份努力過后的甜蜜,在我們看來這是一個破滅,但在它看來這是一個美麗的消逝,泡泡在來到這個世界到離去,并沒有帶走一樣東西,反而還賜予了人們一份珍貴的白,泡泡如一個美麗的玻璃瓶,一切骯臟的東西,在瓶子里都會被世人看得清清楚楚,毫無保留的展現。如果它的一生有許多遺憾,他也不會把破滅當成一個遺憾。

泡泡雖破滅,留下的卻是美麗的回憶……

我愛流星

愛流星的光亮,是那條劃過的線條帶領它來,也是那條線條帶它離開的。流星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美麗,帶走的是消逝,流星雖沒有泡泡那么努力向上飛,但它也在努力給人們爭取更多美麗的時光,所以說流星也沒有遺憾,它經歷過劃越的快感,走過了黑夜的路途,流星完成了它一生的路途,走過了該走的路,也走完了該走的路,雖然事實上它的美只停留在一瞬間,但在人們心里這是一輩子的美麗的回憶,流星永遠不會哭,它知道哭意味著失敗,哭意味著懦弱,它會笑著迎接最后一秒的到來。

流星雖消逝,但留下了美麗的回憶……

我們應學學“老子”,從事物的兩面去看待事物,破滅與美麗,從另一個方面去想,才會發現許多的秘密……

--500字


第13篇:童話破滅

當流星劃過夜空,細數曾經擁有的回憶,或許只有點點滴滴,甚至早已遺忘,但那份純真的感覺是揮之不去的。生活不應如此狼狽。盡管流星墜落,但地球不會停止轉動,我也不會為此停止生活。我不該依賴逃避,盡管那個夢碎了,但拾起夢想的碎片,依舊能拼湊成一幅夢想的地圖。

想是天妒紅顏。秋分之時,昔日高掛枝頭,而今落花紛飛。盡管那瞬間的美可能超越一生所有的光輝。但畢竟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就像汪洋中的一葉扁舟,隨時可能變成一片片木板,也許,她也會成為一瓣瓣花瓣。從夢初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她有破滅的時候。花落了,還會開,夢碎了,還會新生嗎?

小時候,爸爸給我吃糖。恩,糖很好吃啊,我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希望自己有數之不盡的糖果。現在看來,只是一個童話,一個玩笑,一句話罷了。但當時,我為此付出了如此之多的真摯,純潔的感情。我要努力學習,長大了買很多很多的糖果,一輩子也吃不完。長大一點了,媽媽準我喝汽水了。汽水真好喝,甜甜的,涼涼的。于是,糖果的夢想破滅了,我,要當可樂公司的老板,要制造無數的可樂,把我對可樂的愛讓全世界分享。

事到如今,我曾有過多少美麗的夢想,純真的愿望,無暇的童話,而絕大多數都已破滅,但我想,把她們當作一種回憶,能讓人成熟且心中愉悅。夢碎了,但把她的碎片拼湊起來依舊那么美。每當一個夢破滅,預示著另一個夢即將誕生,如此循環。當眼前的夢想誕生時候,想起剛剛才碎掉的夢亦是如此可笑且又如此天真。相比如今的成熟,昔日的純真又是如此的青澀但又另人回味良久。每一個夢想譜寫的一個美妙的童話我都銘記在心,我想,每一個童話都會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她將指引著我的生活。

夢碎了,就像一場大雨,而夢的新生,則是那美麗的彩虹,發出七彩的耀眼的光芒……

--700字


本文地址:http://www.ykqbod.tw/57717_poshenmiedi_zuowen_500/
注:破神滅帝作文500字15篇系列作文為免費提供,來源于網絡。本文著作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在轉載引用時保留。否則因《破神滅帝作文500字15篇》一文引起的法律糾紛請自負,2019-12-31。

熱點文章

最近更新

快乐双彩今晚开奖